首页 > 留学攻略 > 学生说 > 我拍的短片全程没有一句台词,依旧“搞定”了NYU招生官

我拍的短片全程没有一句台词,依旧“搞定”了NYU招生官

908
2022-02-11 11:27:31

“选择电影专业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从小到大的经历与愿景都与此有关,不是一拍脑袋决定的。我也有过忐忑,因为电影专业所导向的未来职业可能相对会不稳定,风里来雨里去也辛苦的多,但我仍相信这是我能找到的最精彩的人生道路。”

本期分享学员


周同学

斯芬克22季电影科系学员

录取专业:

电影制作-本科

目前收获offer:

纽约大学爱默生学院 32000美元奖学金纽约视觉艺术学院 20000美元奖学金

01

从手机短片到拿下纽大的默片

我用镜头讲述自己的故事

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我就有了做视频这个特别的爱好。当时是被国内外的一些游戏up主的视频吸引,让我觉得我也可以尝试做这样的视频。

之后我开始自己录制、编辑并上传游戏视频到网络平台上,不断更新软件和设备,在网络上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除了网络上一些粉丝,也有我身边的同学开始关注我的视频,但我一直没把这件事告诉长辈和老师。


初中时因为一次和家人春节去广州旅游,我用手机模仿一些摄影师(Brandon Li等)的风格拍了一个风光小短片,让我的家人第一次了解到了我拍片子的兴趣和能力。

中考前,受到了一些电影电视剧(《黑镜》/《低俗小说》等)的影响,兴趣使然我开始写自己的第一个剧情短片剧本,然后组织了十来个同学的小团队开始拍摄,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一路拍着拍着,就到了为申请专业院校拍摄作品集短片的时候。

NYU作品集里最主要的部分是一部5分钟的短片,我的这部默片完全改编于我的真实人生经历,并借鉴了《盗梦空间》、《九号秘事》等作品的叙事结构,改了近十版剧本和分镜才定稿。

短片主要讲述了一个得了阿尔茨海默症的奶奶在家里与家人聚餐,给自己年幼的小孙子夹菜的时候却发现孙子突然消失不见了,她追随着孙子若隐若现的身影一番寻找后,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小孙子其实只是自己的幻觉。


作品截图

孙子早就长大了,坐在餐桌对面的那个陌生的大男孩就是自己的孙子。镜头一转,上面的一切其实都只是男孩的回忆,男孩放下了与已故奶奶的合照,收拾好她的遗物,与这间屋子和这段回忆告别。

我对这个剧本是比较满意的,但是拍摄的时候遇到了很大的问题。

当时正好碰上南京的疫情,在外地的作品集导师郭老师没法到南京,于是我和家人就在本地联系到了一个专业的剧组来拍摄。但在前期,需要使用的设备没有沟通到位,再加上一天紧张的拍摄时间,导致我在到了现场之后才意识到我原先设计的分镜头脚本完全没法用上。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现场重新梳理了整个剧情,然后临时重新开始分解镜头,全程用手持阿莱多机位反复过戏,这样虽然牺牲掉了我原先运动镜头中的一些设计,但至少算是覆盖了整场戏中的每个动作,能剪出一个顺畅的片子来。


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说演员小朋友在片场很难控制,老奶奶演员的演技在有些镜头一直都很难到位……

虽然我认为这部短片还可以有更多发展空间,但是能把这样一个我觉得不错的剧本清楚地呈现出来,已经能够为我送上一张去专业院校进一步学习的“入场券”了。

02

摸清NYU喜好

成功“搞定”招生官

我看过很多国内外成功录取美本电影名校的作品集,也都了解这些学校给作品集提出的要求,他们都呈现出一种倾向——起码在本科阶段,这些学校最想要录取的学生不一定是技巧成熟的创作者,而一定是具有独特视角和创意的艺术家。

很多学校的作品集要求上直接指出,短片作品的所谓Production Value(指短片在布光/摄影/收音等技术层面上的完整性和成熟性)不会作为判断录不录取一个学生的主要依据。


作品剪辑中~

毕竟电影学院的终极目标也是培养作者型导演,在经过高度产业化导向的训练之后,每个学生都可以学会成熟的技术,但是创意与灵魂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在这种标准下,能否找到一个独特的、打动人的故事并用有意思的叙事结构和视听语言讲出来就成了关键,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看到的很多用iPhone拍摄的片子甚至都可以受到名校的青睐,而一些花大成本用整套专业设备拍出来的片子却不行。所以前期的剧本和分镜应该是最需要学生去花心思准备的部分,选择一个好的故事大于一切。

而对于NYU这种录取率较低的学校来说,无论文书还是作品集,都一定要足够与众不同才有可能脱颖而出。我的经验就是:“Show, Don’t Tell.(不用说,直接上才艺)”


作品截图

作为一个高中生拍摄申请作品的条件下,一般很难找到非常优秀的演员,这也意味着演员的台词功底大概率会不行。所以我当时的想法就是:一个五分钟的短片不应该由大量台词撑起来,能用画面直接展现的东西,就不应该用台词表达(极端如我就直接拍了俩默片),我想这也是在回归电影这个视觉媒介的本质。

同时,我认为我把自己的成长故事与性格挖掘的很深入,表达的也算比较到位。NYU作品集四个项目中有三个都完全关于我自己的人生经历,尤其是一个自我介绍的视频,我自恋地觉得自己拍的纯纯“上档次”了,估计也是这次被录取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作品截图

而对于NYU这所大学本身来说,我也正是看重了它独立、包容的电影教学风格。我自己在NYU的电影夏校学习的时候就能够明显感觉到,在制作影片作业的时候教授不会限定太多条条框框,一些硬性作业要求甚至都可以被修改,只为了能让学生有天马行空的创作空间,做出最符合自己审美的作品。

其次,NYU可以带给学生的人际关系网络在电影行业也尤为重要,这也是它相较于其他美国电影院校来说更加有优势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这所学校的名望,学生可以经常接触到产业内的知名人物,和身边同学中潜在的未来奥斯卡奖得主,这些对电影人的帮助是不言而喻的。

03

从兴趣到专业

斯芬克帮我发挥优势

刚进入斯芬克的时候,能否去美国学电影都是我心中的顾虑,而仅仅经过了大半年的努力我就已经收获了美国最好的电影学院的Offer,我知道这个平台将会影响我之后的整个人生,所以很感激这段好像做梦一般的旅程。

作品集导师郭老师和文书张老师,是我在申请过程中联系最为密切的两位老师。即使在线下见面的机会不多,他们与我的关系都亦师亦友,为我的申请给予了鼓励和非常关键的帮助,对所有一路上支持我的斯芬克老师们我都是打心底里的感激。


作品截图

郭老师很谦和近人,是我在申请过程中遇到的最了解国外各大电影学院和各院校作品集要求偏好的老师。他对于电影欣赏和拍摄的专业让我全然佩服,也让我们讨论拍摄方案时候的交流高效顺畅。

郭老师还有一个专门为学生开放的电影素材故事库,对于想故事“老大难”的我帮助非常大;张老师在文书和整个申请流程中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和鼓励。在文书修改和掌握申请进度方面,张老师非常专业、尽心和高效,甚至还会额外帮我检查修改一些作品集里面的文字内容。



作品截图

如果说,在作为基本要素的语言成绩和校内成绩方面我已经拥有了一些优势,那么在斯芬克的学习则将我对电影的兴趣往专业方向深度发掘了一番。在申请中,我和老师一起不断将自己的这些优势不遗余力的“推销”给学校,增加了很多录取的希望。

我想,在未来我一定会从事电影相关的工作。但是一门心思投入进电影行业,还是转而制作广告MV之类的内容;是写剧本作为作者导演拍自己的片子,还是承担摄影剪辑这样的工种,我在这个时间都不太好下定论。

这些我想都需要我经过电影学院的学习并且进入行业中有了一些自己的体会以后才能做出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