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学攻略 > 游戏设计 > 老师好|留学时《极品飞车》副总给他上课,回国后他让学生尽收名校offer

老师好|留学时《极品飞车》副总给他上课,回国后他让学生尽收名校offer

695 0
艺术留学咨询:400-0024-006
许多父母都觉得:只有差生才爱玩游戏,而且越玩越差。曾经,游戏一度让Kun An Li差点变成废人,许多年后,他却说:「我要感谢游戏」。 -斯芬克游戏动画科系导师- 导师背景 本科-国立台中科技大学;研究生-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 学生offer:爱丁堡艺术学院-动画设计、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娱乐设计、纽约大学-游戏设计、伯...

许多父母都觉得:只有差生才爱玩游戏,而且越玩越差。曾经,游戏一度让Kun An Li差点变成废人,许多年后,他却说:「我要感谢游戏」。

-斯芬克游戏动画科系导师-

导师背景

本科-国立台中科技大学;研究生-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

学生offer:爱丁堡艺术学院-动画设计、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娱乐设计、纽约大学-游戏设计、伯恩茅斯大学-电脑动画、伦敦艺术大学-3D游戏动画设计、谢尔丹学院-动画设计。

01因为爱玩LOL,让我有了和《极品飞车》副总裁喝酒的机会

多年以前,他还在台湾国立台中科技大读数字媒体专业读大四,和很多应届生一样,为自己毕业以后的前途犹豫不决。

是当个社畜迎接社会的蹂躏?还是继续在3D动画领域读个研?他在脑海中为自己规划了很多条路,但还是一筹莫展,整天苦着一张脸。

人遇到困难时就会逃避,KunAn Li选择让游戏麻木自己一段时间。恰逢当年LOL特别火热,他说:「我当时一头扎了进去。」上瘾的时候,KunAn Li几乎没日没夜的玩,夜深了,他和队友还在激情语音:「奶妈快奶我一口!我要死了!」

这种「废寝忘食」的时光持续了一阵子之后,有一次电脑黑屏,KunAn Li猛然间看到屏幕上映着一张满面油光、萎靡不振的脸。那颓废的模样让他怕极了,他开始懊悔,开始反思自己,不该沉迷于游戏。

但同时,他也开始思考:「为什么LOL能这么让人上瘾?这个游戏是怎么做出来的?」 为了寻觅真正的答案,他选择去金史密斯读游戏设计专业。

至于为什么要去国外,他无奈地说:“因为国内没有游戏设计专业.....”

“我和《极品飞车》副总裁一起喝过酒”

出国读研以前,KunAn Li对游戏设计没什么想法。他一直觉得:「画面好看,故事诱人就是好游戏。」从没有想过:“怎么让游戏更好玩”这个最根本的问题。在金史密斯读研期间,他从一个肤浅的“颜控”进阶成了“技术控”。

毕竟是名校,金史密斯有好多教授都来自国外大厂。KunAn Li兴奋地和我说:「EA副总来给我们上游戏概论!」,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的兴奋。对,就是那个出了《模拟人生3》、《极品飞车》等经典游戏的EA。

学游戏设计就是要一直玩游戏?这句话好像也没错,金史密斯有个超大的游戏实验室,陈列着各种新型游戏主机。不过,并不是单纯让他们去玩的。在玩的同时,他们还要多一个思考:「这个游戏为什么这里好?里面的美术是怎么做的?这个玩法是怎样的?

在这间实验室里,有许多KunAn Li的快乐回忆。这群「游戏宅」还在里面一起组队竞赛,竞赛名字叫Global Game Jam,要求在48小时内与队友合伙开发游戏。「买一大堆食物,坐在电脑前面,疯狂利用48小时,看能做多少游戏出来,这种感觉还蛮爽的!」

“在金史密斯,我没有了之前在国内即将毕业时的迷茫感。”

说句实在话,上大学的最重要的价值之一就是就业了吧。和国内大学相比,金史密斯对学生的就业问题真的好重视。

它不仅请了一大堆业界知名公司的讲师为他们讲述很多学生就业要面临的问题的解决办法,还提供了很多进游戏设计顶尖公司的实习机会。对比之下,KunAn Li感慨:「以前在国内得到的资源太少了,也不是很透明化。」

在采访的时候,我心里不禁想问:这样一个爱玩的人,为什么不当游戏设计师,反而跑去当作品集导师了呢?

02跨越865公里,不当游戏设计师,跑去当老师

刚从金史密斯毕业的时候,他也辗转于国内外的游戏工作室之中。不过,最终还是选择当一个老师,他说:「当老师时间很好控制,可以利用课余时间搞游戏开发研究。」

至于为什么是斯芬克,他说的一条理由让人哭笑不得:「因为斯芬克的S很像一个设计软件」再加上整个企业文化形象,教学环境都还挺不错,老师们也都很聊得来。于是乎,他立刻从台湾飞到了865公里之外的广州,这一待就是好多年。

在斯芬克的这段时间,他教过的学生没有绕地球一个圈,不过offer应该快了。对此他颇有些得意:「全球游戏动画顶尖院校的offer马上就要全部拿到了」

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他的学生太争气了。有爱丁堡艺术学院的动画设计、艺术中心设计学院的娱乐设计、纽约大学游戏设计、伦艺的3D游戏动画设计的offer,甚至还有动画界的「哈佛」——谢尔丹学院的动画设计(这还只是部分)。

KUNAN老师学生作品

“看到孩子们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专业,真的好有身为老师的成就感

传统应试教育,给学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很多学生读的都不是自己喜欢的专业,KunAn老师就遇到过许多零基础,GPA又极低的孩子。他们被国内教育所放弃,看起来毫无希望,只剩满腔对游戏动画的热爱,纯粹地像一张白纸。

他稍微沉思了一会儿,和我说起一个去年的学员。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中国学生」,从高考开始,选院校、选专业全都听家里人的意见。大学四年勉勉强强读完,后来偶然间才发现,哦,原来国外有游戏专业可以念。

在KunAn老师的辅导之下,最终这个学生收获了伦艺, 提赛德大学, 金史密斯学院的offer 。看着这个学生从开始的暗淡自卑,一点点拾回自信,最后绽放光芒。他欣慰不已:「帮这样的学生找到生命中热烈追求的意义,真的好有身为老师的成就感。」

KUNAN老师学生作品

03画的不好也没关系,只有老师和你知道

「他真的好温柔」——这是斯芬克好多人对坤安老师的印象。这次采访是通过微信语音来进行的,坤安老师在回答提问时,细软的台湾腔夹杂着弱弱的电流声传来,仿佛一阵迎面吹来的淡淡海风。

"画得不好也没关系,只有老师和你知道”

「我们专业的学生有些自卑,也比较内向。」他们在学习的时候,会很害怕担心自己画的不好,受到别人的嘲笑。看到这些学生,KunAn老师想起了很多年前的自己,很心疼,但也庆幸,「还好自己是老师,能够鼓励他们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

他经常和学生们说:「第一笔不要怕,即使画的不好看也只有你我知道,别人都不会知道的。」还会苦口婆心地劝慰:「要好好努力哦,你肯定也不想用这样子的作品集申学校吧。」在Kun An老师的温柔关怀之下,许多学生都逐渐敞开心扉,重拾自信。

“当老师最怕学生有拖延癌,还好我有办法”

KUNAN老师学生作品

学艺术的学生,经常因为没灵感或者是纠结在某个点上拖拖拖拖。最后急急忙忙的在deadline赶出作品集,能申到梦校才怪。

谈到这个话题,Kun An老师难得的严肃了起来:「一定要先和孩子沟通,而不是马上和家长汇报。」青春期的孩子很敏感,说不定戳到哪个点就直接炸了。「难对付的学生,就多方协调。比如和家长开家长会、和教务协调啦,总有办法这个学生听话」。

当然啦,还有那种「你说左,我偏往右」的叛逆学生,说什么都不听。对他们,Kun An老师还有个绝招:「制定精确到小时的学习计划、把空挡时间内全部规划好。让你再敢拖。」

面对不同的学生,有哪些教学手段?」「缺哪补哪

世上没有一片叶子是完全相同的,学生也一样。在面对学历背景、性格、习惯完全不同的学生时,因材施教显得格外重要。

「比如有些学生专业基础不一样,就根据弱项去补。」第一节课结束的时候,就能知道这个学生的优点和不足,然后像个医生一样对症下药。「比如有的学生人体画的好,但动物画的不好。第二节课时就可以让他多在画动物方面琢磨。」

「现在国外顶级的游戏动画院校对学生综合素质的要求都变高了。」不仅要求有良好的二维、三维绘制能力,3D模型搭建能力、甚至还要会一定的编程。

作为过来人,KunAn老师真心建议大家:「千万不要只是将自己限制在手绘或者板绘上面,一定要学会扩展数字创作的可能性。

最近,KunAn Li又开始了新尝试,他和迪士尼动画大师MIKKO一同研发了独家课程,用一个月的时间,教会大家迪士尼经典的三维CG概念美术。

坤安老师表示:「准备课程的过程让差点没让他去世....不过,这次课程真的蛮值的 」,「除了能让学生获得完整的作品集项目,项目结束之后还能一直和教授保持联系,获得教授带来的人脉资源!」

课程马上就要开始了,限时优惠哦!如果你对这门课感兴趣,可以咨询网站客服老师,了解课程详情。

点这里咨询报名!

预约专属留学顾问,轻松拿到offer:

登录斯芬克官网,在线预约您的专属顾问;
即刻拨打400-0024-006预约;
更多资讯活动,扫一扫关注小程序或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