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学攻略 > 平面设计 > 北影节海报又被喷!平面设计师该做什么样的设计?

北影节海报又被喷!平面设计师该做什么样的设计?

265 0
艺术留学咨询:400-0024-006
设计这事儿从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作品被吐槽对于任何设计师而言都是常事。可是你听说过连续被吐槽十年的设计吗? 是的,这就是前两天又被全民吐槽了的“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海报设计。 北京国际电影节今年已经迎来了第十个年头,之前九届都是在四月举办。今年虽然因疫情原因推迟了四个月,但“该来的还是来了”。 7月28...

设计这事儿从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作品被吐槽对于任何设计师而言都是常事。可是你听说过连续被吐槽十年的设计吗?

是的,这就是前两天又被全民吐槽了的“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海报设计。

北京国际电影节今年已经迎来了第十个年头,之前九届都是在四月举办。今年虽然因疫情原因推迟了四个月,但“该来的还是来了”。

7月28日上午,举办方刚刚在其官微、官博上放出宣传视频及海报,下午就引发了各行各业的吃瓜围观,直接把话题送上了热搜……

设计吐槽界的“难忘今宵”

相比于1993年首次举办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来说,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发展历史只能追溯到2011年,其影响力其实还是要逊于上影节的。

但如果单论宣传海报的话,大多数人应该都不能快速在脑海中浮现出一张上影节的海报;而倘若是北影节的话,下面这张图大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去年第九届北影节的这张“西蓝花”海报也是凭实力上热搜,而网友们也翻出了之前几届的海报,每一张都给人“一言难尽”的感觉。甚至有网友表示“楼下的打印店做出来的海报都不止这水平”。

 

回到今年的海报上,各界的吐槽也是大开脑洞,大家“骂”得不亦乐乎:有吐槽像彩色虾片的;有吐槽儿童玩具的……

就好像春晚什么都可能没有,《难忘今宵》却从来不会缺席。北影节的海报吐槽几乎成了每年的保留节目,只不过今年,我们确实也听到了许多不一样的声音……

很多人看到的和你不一样

虽说艺术作品难以用“美丑”去直接定义,但北影节之前的海报获得的确实是一边倒的差评。然而这一次,新海报的评价可以说是毁誉参半,尽管有太多吐槽和攻击,但还是有不少人从设计的角度重新审视了海报中所蕴含的设计要素。

首先,海报主体的天坛就给人造成了困扰。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放着那么多好看的材质不用,偏偏要搞这么个切成一片一片的天坛。毕竟北影节第一届的海报也用到了天坛的意象,但效果并不像今年海报这般令人难以接受。

事实上,海报中天坛的设计语言非常当下,摒弃了传统平面设计中将实物尽可能具象化、平面化的方向,而是创造出一个立体的意象,但又能让人一眼认出它象征的就是天坛;

至于为什么是玻璃材质,其实蕴含着设计团队的“小巧思”。首先你会发现一共有十块玻璃镜片,呼应着“第十届”的关键词;

另外,由于一部部惊艳四座的电影作品本就是由镜头拍摄,而这都离不开那一片片不起眼的玻璃镜片,因此也是在呼应着“电影节”的主题。

这背后呼应着电影节的主题,毕竟一部部惊艳四座的电影作品都是由镜头拍摄,又由放映机放映,而这些都离不开那一片片不起眼的镜片。

其次,海报的字体和排版也成了吐槽的重点。很多人不明白,作为一款面向国际的海报,字体竟然选择毫无艺术感的黑体,以至于很多人表示海报可能是用Word或PPT做出来的。

而事实上,如今很多国际化的平面设计中都开始呈现出这种“返璞归真”的字体设计趋势,相比于传统设计来说,排版字体更能让人关注到文字所要传递的内在信息,而非外在的形式。

尤其是就电影海报来说,之所以大众更青睐于上影节的海报设计,其中一部分原因也是上影节海报选择了书法体的字体设计,符合了人们对于“电影节海报”这种特定产品的心理预期。

 

除了字体以外,天坛主体与文字的交叠也成为了槽点之一。网友纷纷表示就算是刚学设计的学生作业也不会出现这么低级的错误。

但事实上,这与海报设计方——立入禁止工作室的设计风格有着密切的关系。这种“逼死强迫症”的设计本就是他们的设计风格,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使用,从“立入禁止”其他的作品中我们也能看到类似的风格。

所以细看下来,你还会觉得前文中提到的“虾片”、“玩具”、“安全套”等比喻是恰如其分的吗?这种抖机灵的行为,一方面是对设计师劳动成果的不尊重,另一方面也是在向世人展示自己对设计的肤浅认知。

不幸的是,这并非个例,竟是一群外行人莫名其妙的狂欢,而这与我们国内目前的行业现状与美学教育水平息息相关。

设计师该做的事

过了两天,北影节海报的热度渐渐消退。然而它背后却显示出来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

设计师究竟该做什么样的设计?

目前,国内大多数的设计师都会选择“顺着甲方的意思,顺着大众的审美”进行设计,无论是平面、服装、还是空间设计师,总归是要吃饭的,谁也不想跟钱过不去。

何况,国内的学校教人怎么用软件,怎么去排版,怎么临摹别人的作品,却极少去告诉学生要如何去做设计,如何拥有设计思维。因此,大多数同学们就业以后都只是照着甲方提出的结果去实现,根本没有思维发散的过程。

这类岗位虽然名曰“设计师”,但实际上只是甲方的工具人罢了。而设计师真正要做的,其实正是去颠覆大众审美,促进审美变革,引领新的美学浪潮。

从这一点来看,国外院校显然更愿意去鼓励学生顺着设计思维的走向去创造出打破常规的作品,而不是像国内一样先给出结果,然后逆向去推导设计的流程。

类似的思维其实也可以应用到作品集的创作当中。也许项目初期,连你自己都觉得这项目十分离谱,更别说旁人了。但经过大量的调研,你会最终发现,这一灵感足以成为帮助你进入dream school的敲门金砖。

就拿最近被做烂的“疫情”选题为例,服装专业的学生普遍会从“防护功能性服装”角度切入,进行思考。

而斯芬克的夏同学则“不走寻常路”,从疫情期间的防疫隔离措施联想到人和人的关系,从而设计出一套炸眼的服装系列。

所以设计一定要符合大众审美吗?未必。很多颠覆大众审美的设计在问世之初都会遭受到各界的白眼与吐槽。但经过时间的洗礼之后,真正的设计便会大放异彩。

设计师如此,学习设计的学生亦是如此。毕竟时间只会记住突破者,记不住模仿者。

预约专属留学顾问,轻松拿到offer:

登录斯芬克官网,在线预约您的专属顾问;
即刻拨打400-0024-006预约;
更多资讯活动,扫一扫关注小程序或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