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学攻略 > 平面设计 > 老师好 | 兜兜转转,我竟还是与艺术留学不可分割!

老师好 | 兜兜转转,我竟还是与艺术留学不可分割!

515 0
艺术留学咨询:400-0024-006
第二期:平面设计导师—冯韵 大学毕业之际,许多毕业生都会对未来感到迷茫,冯韵也一样,她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清晰的职业规划。对此父亲给她的建议是:再出去多看看,不用急着做什么一眼万年的决定。就这样冯韵有了出国留学的的想法。 从北京求学到去澳洲留学,从商业设计师到留学导师,在冯韵的成长之路上,每个时间节点的选择看起...

第二期:平面设计导师—冯韵

大学毕业之际,许多毕业生都会对未来感到迷茫,冯韵也一样,她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清晰的职业规划。对此父亲给她的建议是:再出去多看看,不用急着做什么一眼万年的决定。就这样冯韵有了出国留学的的想法。

从北京求学到去澳洲留学,从商业设计师到留学导师,在冯韵的成长之路上,每个时间节点的选择看起来似乎都是规规矩矩,但实际上每个选择的背后都和她内心深处小小的叛逆分不开。

就像她本人对自己爱好的描述:既享受宅在家里拼拼图的悠闲时光,同时也喜欢挑战极限运动,有时也会出行去潜水、漂浮或者跳伞。“因为自己总体性格比较静,但骨子里还是喜欢找一些刺激,打破下平衡。”冯韵这样说。

冯韵

斯芬克艺术教育 平面设计资深导师

本科毕业于北京印刷学院平面设计专业,研究生毕业于澳洲莫纳什大学视觉传达专业。其作品被莫纳什大学永久收藏。

在墨尔本期间,参与策划“Melbourne Rowville-Clayton”校区模拟重建项目;曾以个人名义合作参与纽约Haiyin Lin studio,负责后期视觉设计。

回国后曾任平面设计师、图案设计师,目前兼任KEISKEI女装品牌的联合创始人及视觉设计师。

Part1美术or舞蹈?

在冯韵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在让她到底是学舞蹈还是学画画上存有分歧。

母亲喜欢舞蹈,父亲则喜欢画画,作为最后的结果就是冯韵从六岁开始一边学习舞蹈,一边跟父亲小时候的老师学习画画。在成长过程中,周末留给冯韵的印象都是忙忙碌碌的,不是在跳舞就是在画画,这样时间与看电视无关,与睡懒觉无关。

对于舞蹈和画画之于自己的意义,冯韵是这样概括的:“如果说舞蹈伴随了我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光,画画就一直伴随了我整个的成长。”

那么为什么最后选择了艺术设计这条道路呢?

冯韵觉得和她在小学时候的班主任有很大的关系。

“我小学的班主任是一个既亲切又会画画的漂亮女老师,她有的时候会在放学后给我画素描肖像,当作她的练习。”

“小女孩嘛对这种漂亮、对自己又好的老师没什么抵抗力。这位老师基本上是我的童年偶像,偶像自己说她从小学习绘画,原本想考美术学院学习设计,但是由于父母的原因最终还是考了师范。可能也是受到她的影响,我的心里埋下了将来要学习设计的种子。

高中的时候,冯韵平时的学习主要还是以文化课为主,会利用周末得时间去学习画画。

“到了高二,我最好的朋友决定要艺考(我当时蛮容易被人影响的),也就跟她一起去了一个画室,渐渐的,开始决定走艺考这条路。”

冯韵笑谈别人的高三过的都跟打仗一样,她反而特别放松和随性。“对于艺考,我觉得这就是去干自己喜欢的事儿。画了一幅好画,一天都阳光灿烂的,没有太多功利性,尽力了就好,画画本来就得是件让人开心的事儿。”

Part2“一眼万年”太困难,还是“充电”最实际

大学毕业后,父亲的一句话“不必一眼万年”点拨了处于迷茫中的冯韵,让她产生了艺术留学的想法。经过反复的考量冯韵把留学的目标地定为澳洲墨尔本。

“选择去墨尔本留学,是因为我爸之前在墨尔本生活过几年,所以他本能的就对这个城市有比较深的好感,又觉得澳洲很安全。另外,家里亲戚朋友也在那,所以墨尔本就成了我留学的第一选择。申请的时候我只申了墨尔本设计最好的学校。后来RMIT(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和Monash(莫纳什大学)都下了offer,但考虑到移民和以后的职业选择,最后还是选了综合排名最靠前的Monash

“因为当时最喜欢的是书籍设计,所以还是选了视觉传达专业。”

Part3挣脱束缚,辞去设计师,开始新旅程

研究生毕业后,冯韵选择来到了除家乡以外最熟悉的城市——北京。在这里冯韵开始了商业设计的相关工作。

当时奇葩说这些网络综艺很流行,冯韵选择了一家主打文化自媒体运营公司,并在设计部门就职,担任视觉设计师。平时主要负责旗下艺人(林海音、河森堡、史航、袁腾飞)的视觉宣传和节目平面视觉物料设计。

一次偶然的机会,林海音看见了冯韵给一个艺人做的视觉宣传,觉得她的风格很独特,有点像孙郡,但又比较现代,所以就邀请冯韵承接自己在纽约工作室的部分人物摄影后期设计。

“也正是在这期间我接触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人像后期制作。她(林海音)给了我蛮多自由度,所以可以天马行空的发挥我的一些想法,不必受甲方和运营需求的影响。”

这段时间的经历与冯韵当时所从事的工作呈现出了鲜明的对比,也让她产生了更深的思考。冯韵认为在这样的创作过程中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价值,而不是每天都在被商业和甲方的需求所禁锢。

“当时的工作让我总是会质疑自己的价值,质疑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加上自身的性格和学院派教育,始终不喜欢这种没有太多空间发挥自己的职业环境。但也让我明白了平面设计确实需要跟商业接轨,经手了这么多项目,也有助于我多角度的了解专业背后的现实意义。这段时间的偶然经历让我知道了自己适合什么,想要什么。”

明白了自己的心之所向后,冯韵在工作整一年时辞掉了北京的工作,离开了自己熟悉的朋友圈,来到了杭州,开始了新旅程。

Part4我适合当老师?

冯韵用“机缘”两个字概括了自己从设计师到老师的角色转变。在杭州休假期间,斯芬克的HR给冯韵发来了邀请。

“经过深入的沟通,我才知道原来艺术留学还有这样完整的产品体系,也逐渐了解到其行业的地位及核心价值。在感到认可的同时也就非常顺理成章、顺其自然的加入到了斯芬克。”

“其实我大学时当过辅导员,当时我的老师就对我说,觉得我整个人特适合当老师。我当时还觉得怎么可能,我一点都不适合......”

“因为一个的机缘,我成为了老师,开始喜欢上这个角色,并且觉得很契合。于是就有了这样的职业选择。”

冯韵是在2017年的7月份加入斯芬克的,当时正值暑期高峰,所以客观环境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她慢慢地适应和学习,而是需要她非常快的接手和投入到教学中去。

“起初对于身份的转换我会有些忐忑,但事实上,建立良好的沟通,弱化自己老师的角色认知,增加学生对我的信任,会让我更好的帮助到学生们。毕竟“朋友”会比“老师”来的更轻松自如,只要达到了良好的目的和效果,任何形式都可以。”

随着教学实践的深入,冯韵对于老师这一职业的理解业也逐渐发生了改变,曾经老师这一职业在她脑海中的固有印象被逐渐打破。

“以前对老师的理解更多是基于我的老师带给我的印象和影响。我确实认为老师是能影响学生在某个人生阶段的发展和走势的,但是我们自小受到的师生教育都是有层级性的,老师就是老师,学生就是学生。老师传道授业解惑,一直是一个在输出的角色。”

“平面专业的学生不论是高中生、本科生还是研究生性格都相对平和,但平和下又有着不同的个性。有的时候在讨论主题时我会发现:哦,原来他(or她)有这样观点,原来他们背后有这样或那样有趣的事情或经历。再经过沟通与讨论,我们可能就会在之后的学习过程中事半功倍。


Part5好的教学成果离不开:了解、相信、引导、扬长避短

对老师来说,最开心的是莫过于看着学生在自己的引导下逐渐成长、成熟。在教学相长的过程中,很多性格迥异的学生给冯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彼此之间也结下了深刻的友谊。

冯韵的学生中有一位学生申请的是美国方向的研究生。这个学生性格比较独立,不太习惯跟父母进行交流,这就导致学生的父母完全不了解孩子的能力、学习进度,甚至喜好。

在学生项目进行的后期,由于亲子间存在沟通上的断层,加上父母还是不太信任孩子本身的能力,为了能保证当年有一个好的申请结果,家长就想要直接给这位同学改成申请加拿大方向的院校。

但通过教学过程中的相处,冯韵非常了解这位同学在学习中所付出的努力,也知道他一直对自己保持着较高的要求,并一直付诸实践着。所以在后期和这位同学父母沟通的过程中冯韵会给到学生非常肯定的评价。也希望学生的父母能对自己孩子的能力有一个更好的了解,提高对孩子的信任。

长谈后,这位同学的父母终于打消了让他转国家申请的想法,最终这位同学顺利被一所美国TOP6艺术院校录取。

“相信这个申请结果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他们的亲子关系,增加父母对孩子的信任和认可。妈妈后来还专门来斯芬克给我们送家乡特产表示感谢。”

还有一个申请英国方向本科的学生,也给冯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位同学的行动力相对较弱,性格也很内向不擅表达。这就导致这位同学作品集的进展较为缓慢。在经历过和几个老师的相爱相杀后,最后三个项目由冯韵来带。

在这个过程中冯韵发现,学生很乖,虽然接受能力会慢一些,不喜欢手绘,属于不老师看着就会磨时间的类型,但是配合度很好。

了解到这一点后,在前期的项目中冯韵没有设置特别难的主题,更多是可以通过现场实验就能得出结论和效果的内容。在这样的过程中,这位同学慢慢发现了更多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想法,感受到了做项目的乐趣。

同时,冯韵也给予了她更多的鼓励,这在一定程度上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后面随着学习的深入,学生逐渐了解了一个项目从开始到最终产出的逻辑顺序及方法。

在进行最后一个项目的时候,这位同学已经能主动的 去思考和尝试多种方法,提高了效率的同时,也能够更有自信的表述自己的想法。

“最后在杭州林俊杰演唱会的当天,我收到了她伦艺面试直录的好消息。”冯韵高兴的说。

Part6没有坏的学生,只有方法欠佳的教学,做学生的引路人

相对于标准意义上的老师,冯韵更像是一个不像“老师”的“老师”。在日常的教学生活中学生们不会叫她冯老师,而是会叫她“冯冯”,与学生之间的相处模式也更加偏向于亦师亦友的关系。

“学生们会在我生日的时候布置教室,给我精心地准备惊喜。即使做完作品集,他们也会在考完雅思的时候来公司找我聊天、吃饭。我也会为了庆祝他们终于解放去跟他们吃火锅,通宵轰趴馆玩游戏。最感动的是时隔一年后,今年的生日,国内零点的时候,已经在英国的她们还是会在群里准时祝我生日快乐。”

冯韵笑谈有时候感觉自己很像一个老母亲。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她有点儿分离焦虑。在学生们提交作品集之后,她甚至会去灵隐寺专门上香,保佑他们每个人能顺利进入自己想去的学校。

对于老师要在教学中扮演怎样一个角色,冯韵则希望自己是一个引路人。

“我希望自己不仅是老师,还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能让他们感受到为自己的目标而努力一次是多么可贵的一件事;也希望他们能更好的认识自己有无限的可能,我希望这段经历对他们整个成长过程都是值得怀念和回味的。”

“我觉得没有坏的学生,只有方法欠佳的教学。每个学生都会有自己的闪光点,要善于发现,扬长避短。但一个优秀的学生绝不会只具备单一的专业能力,应该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够保持热情和好奇心,关注他人和社会,成为一个具备社会责任感,勇于做自己并能帮助他人的个体。

对于现阶段的工作,冯韵说:“我非常庆幸我做着一份每天醒来就期待上班的工作,这也是我的幸运。毕竟热爱和工作结合非常难得。”

这里获取更多的艺术留学信息!

预约专属留学顾问,轻松拿到offer:

登录斯芬克官网,在线预约您的专属顾问;
即刻拨打400-0024-006预约;
更多资讯活动,扫一扫关注小程序或公众号